北京大学在2017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中排名17

北京大学在《泰晤士高等教育》杂志公布的世界大学声誉排行榜中排名稳步上升,由去年的21位上升至17位。声誉排行榜作为“世界大学排行榜”的补充,更强调高校的品牌价值,反映各高校在吸引人才、商业投资、科研伙伴等方面的竞争力。2017年榜单仅邀请全球知名学者参与调查,他们需要根据自身经验,提名15所科研和教学能力突出的大学。经过调查这些熟知高等教育情况的学者,得出了最具影响力的100所高校名单。

北京大学是中国第一所、也是中国最著名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前身京师大学堂成立于1898年,其成立标志着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开端。北京大学现已发展为综合性的世界级研究型大学,在北京和深圳两地提供自然科学、工程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和医学等学科教育。详情可点击此处链接浏览北京大学官网

著名法学家、台湾政治大学苏永钦教授莅临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访问讲学

DSC00343_meitu_82017年6月2日,著名法学家、台湾政治大学讲座教授苏永钦莅临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School of Transnational Law, STL)访问,并参与了一系列学术活动。

苏永钦教授是公认的华人法学大家,于民法、宪法、经济法等领域的研究均有卓著贡献,以视野宏阔、功力精湛享誉海内外学林。苏教授毕业于台湾大学(法学学士,1972)和德国慕尼黑大学(法学博士,1981),曾先后担任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院长兼法律系主任、台湾地区“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通讯传播委员会”主任委员、“司法院”副院长兼大法官(2010-2016)等。

6月2日中午,苏永钦教授参加了STL的常规学术活动——定期举行的教师午间工作坊(faculty workshop),并以英语作了题为“Civil law vs. Case law: A third way for China?”的精彩报告。Francis Snyder、Douglas Levene、Stephan Jaggi、Sang Yop Kang、Danya Reda、Norman P. Ho、金自宁、茅少伟、曹斐等STL常驻教授以及部分访问教授参与了工作坊,就两大法系在法源和方法上的汇流与分野、案例法的不同功能、中国法的路径选择等话题与苏教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教师工作坊结束后,苏永钦教授与STL常驻中国法教授、访问教授以及专程赶来的实务届人士,就中国的案例指导制度与司法改革开展了小型的专题研讨。北航法学院黄卉教授长期关注案例指导制度的发展,也应邀全程参加了讨论。

下午3点,苏永钦教授在国际法学院大楼108教室,以“司法如何造法”做了专题讲座。讲座由国际法学院助理教授茅少伟主持,场内座无虚席。

苏永钦教授从中国大陆的案例指导制度切入,指出司法造法在海峡两岸都是热点问题。讲座从法源论(而非方法论)的角度出发,探讨司法造法的问题。苏教授认为,尽管从表面上看两大法系的法源颇有趋同之势,但是成文法与不成文法的二分法并未过时,法源结构与功能上的深层次区别并未消弭。在大陆法系,制定法是适用规范,案例只是认知性法源,是“材料”,其主要意义在于协助法教义学落实制定法的找法功能,体系思维仍是其根本特色;而在普通法系,制定法更多只是“材料”,案例才是最终的适用规范,是具有拘束力的硬裁判法,甚至,为了可以更灵活地寻找个案中的最优方案,普通法系刻意地打散体系。

除了法源之外,进一步看,两大法系在法治思维、思考方式、司法功能、法律理性、分权理念、法官角色、基本论证、模式维护、审判体系、违宪审查、刑事诉讼、法官养成、法官管理、裁判风格等方面都仍存在显著的差异。因此,尽管两大法系传统都在不断演进,但其基本的法源结构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与其说已有实质的合流,不如说只是互相学习、有所借鉴、各取所需。至于试图兼收并蓄的混合法系(mixed jurisdiction),因缺乏成功典范,并不能成为第三条道路。

因此,讨论“司法造法”的意义,要回答“谁来造法、怎么造法、造什么法”的问题,需要注意一个大前提,即中国的法源结构及路径选择。在此问题上,苏教授认为,从审级救济、科层化的司法管理以及思考方式、历史传统、转轨成本等方面看,中国实际上已经做出了不可逆转的决定,并不存在太大的转轨自由。中国目前呈现出来的多元法源结构,并非混合法系的表征,而是过渡阶段“训政司法”的体现。指导性案例应当具备什么样的功能,取决于我们对当下中国的法源结构及发展程度的判断。如果制定法及教义学足够成熟,指导案例并无太大必要;如果制定法及教义学尚不够成熟,指导性案例可以发挥补位功能,帮助释法和找法;如果目的不在补位,而是统一法律见解,则可以更好地设计启动和制作程序,尽量去行政化;同时,不排除特殊领域的裁判有发展为软裁判法的条件。

讲座过后,在场的老师、同学和实务界人士积极参与了与苏永钦教授的互动,精彩的问答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同学们均表示受益匪浅。

二年级学生秦士杰表示,“能够在现场由苏教授这样渊博的长者带我们在两大法系的宽阔世界里做一番壮游,感受他身上所继承的民国时代知识人的那种修养、文化关怀和为人,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想国法真是一个风云际会的地方,让我们这些后生在这个‘大家’已经所剩不多的时代依然能够仰望星空。”

最后,茅少伟老师代表STL向苏教授赠送了纪念品,并期待苏教授在不久的将来再次访问STL。他总结说,“我们这一学年,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Justice Samuel A. Alito的访问授课开始,以苏永钦教授、前大法官的访问讲学结束,非常具有STL的特色,也勉励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大的进步!”

 

Francis Snyder教授有关食品安全的著作荣获第22届国际美食美酒图书奖

_MG_0521-15月27-28日,2017年国际美食美酒图书奖颁奖典礼在山东烟台举行。我院Francis Snyder教授的著作Food Safety Law in China: Making Transnational Law荣获“最佳美食美酒法律图书”,以肯定该书的普遍适用性和跨领域的社会贡献作用。

国际美食美酒图书奖由Edouard Cointreau先生设立于1995年,被誉为“美食美酒图书领域的奥斯卡奖”。该颁奖典礼每年从全球评选出最优秀的饮食类图书进行嘉奖。据悉,参加本届国际美食美酒图书奖的图书共有2000多本,囊括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Snyder教授Food Safety Law in China: Making Transnational Law一书追溯了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以来的中国食品安全法和政策的发展。他举证了在这段期间里,中国的食品安全标准完善进程很大程度受到跨境因素及中国社会机构的影响。中国在完善食品安全法规与政策的道路上面临诸多挑战,但Snyder教授在该书中也提供了许多可行的解决方案。最后,Snyder教授预言中国将会开辟一条创新的调整路径,这条路径会吸取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也会被其他国家所借鉴。

Snyder教授表示,自己的作品能够获得此项殊荣,离不开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和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给予的鼓励和支持,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我院学子荣获“法者无疆”项目“最佳创意奖”和“最佳团队奖”

2017年4月22-23日,我院学子赴迈阿密大学法学院参加“法者无疆”展示会(LWOW ConPosium),其中李一丹(3L)同学所在的LWOW队伍获得“最佳创意奖”,王蔚(2L)同学和三位分别来自危地马拉、英国、西班牙的队友组成的线上队伍(LWOWx)因表现优异,获得“最佳团队奖”,作为唯一的优胜队伍得到项目组的全额赞助,也从线上项目被邀请到迈阿密参与此次线下的展示会。

在为期两天的展示会中,我院学子需要在评委面前展示他们四个月的研究成果,最终评委根据“内容(substance)”、“可行性(viability)”、“创意(creativity)”和整体表现评定出四项大奖。我院李一丹(3L)同学所在的LWOW队伍致力于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减少公司法务在审查低风险、高重复性文件过程中的工作量,获得了“最佳创意奖(Award of Creativity)”的荣誉,而王蔚(2L)同学所在的LWOWx团队的主题则是如何解决青少年网络欺凌问题,获得了“最佳团队奖(Overall Winner)”。

项目参与者李一丹表示,“通过与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的专家讨论和学习,我对科技与法律的关系有了全新的认识。在学习法律分析、检索、解释技能的同时也要关注科技正在给传统法律服务项目带了的革新。在不久的未来,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技术或许确能完成部分很多法律人的工作,例如法律检索、文书撰写、尽职调查、审前证据开示等工作。”

作为“法者无疆”的线上项目,王蔚同学所在的LWOWx小组更偏向于解决社会问题,每一个项目参加者会被分配到不同小组,每个小组的参与者,包括组员、往届项目参加者、导师、公司代表等都身处不同国家,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学术背景。她说道,“由于组员来自世界各地,每一次开会最先解决的问题就是时差问题,语言障碍、沟通习惯、网络问题和不同的个人时间安排。但我感激国法给予我这次机会,不仅打开了更广阔的视野,也点亮了一些新技能,例如自学品牌经营知识,拍视频和制作小动画。”

“法者无疆”项目由迈阿密大学主办,旨在联合法律和商业人才解决法律行业面临的难题。该项目通常历时四个月,包括启动仪式、线上合作和展示会等内容。我院是亚洲唯一一所参加该项目的院校。

金德尔全球法学院院长一行访问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

DSC020152017年4月28日,金德尔全球大学创始校长、金德尔全球法学院院长C. Raj Kumar教授(博士)率代表团来访我院,并与我院Philip McConnaughay 院长签订了友好合作协议,拉开了两校深层次合作交流的序幕,为两校未来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随后,C. Raj Kumar教授作了题为“Corruption and the Right to Good Governance in India: Establishment of a Rule of Law Society(从印度的腐败与善治权说起:建立法治社会)”的讲座,受到我院师生的热烈欢迎。

C.Raj Kumar教授是牛津大学的罗德学者并于此获得民法学学士(B.C.L)学位;是美国哈佛法学院的Landon Gammon研究员、James Souverine Gallo纪念学者并于此获得法学硕士(LL.M)学位;同时,他获得了香港大学法学博士(S.J.D)学位、德里大学法学学士(LL.B)学位及马德拉斯大学洛约拉学院的商业学士学位(B.Com)。

金德尔全球法学院和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在培养理念和办学目标上有诸多相似之处。作为印度第一所全球法学院,金德尔全球法学院提供多学科的法律教育,旨在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法律人才、学者和公务员。而我院是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唯一一所提供英文授课的普通法J.D.和中文授课的中国法律硕士学位教育的法学院,能让学生更好地适应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日益显著的普通法系、大陆法系以及中国法律传统之间的交融。

我院Philip McConnaughay 院长应邀出席“全球才智论坛涉外法律人才分论坛”并做主题发言

微信图片_201704171126462017年4月15日,“全球才智论坛涉外法律人才分论坛”暨“第二十九期深圳法治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论坛以“创新背景下的国际法律人才培养”为主题,吸引了包括律师、公司法务、学者和海内外高校学子等三百多人参加。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Philip McConnaughay 院长应邀出席本次活动并发表主题讲话。应邀参加本次论坛并作发言的嘉宾还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清华大学教授、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中投公司原总经理高西庆,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司长周院生,通用电气公司(GE)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副总裁兼法律顾问刘凤鸣,深圳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蒋溪林,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欧永良等。国际法学院助理院长陈柯如、职业发展办公室主任张趁利和特邀访问教授Susan Finder应邀参加论坛。

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司长周院生指出,目前国际司法服务的分包业务基本上都是国际律师事务所承担,中国律师缺乏深度介入。国际法律人才的缺乏成为中国当代的关注热点。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Philip McConnaughay院长在《全球化时代下的法律人才培养:深圳经验》的主题发言中表示,随着深圳和珠三角地区的跨国贸易日渐繁荣,该区域内的法律环境也发生相应的变化,这种中西方法系融合的情况恰恰代表了世界法律发展的方向。这刚好与STL培养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跨国法律人才的办学使命相符合。

在嘉宾对话环节,当被问到“涉外人才的培养”是否有捷径时,Philip McConnaughay院长回答:“STL目前的教学项目可以使学生具备一定的法律辩论和分析能力,但同时他们也需要时间将所学所思转化到法律实践。因此,我认为培养涉外人才没有捷径可言。”

本届论坛由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组委会、深圳市法学会、深圳市司法局和深圳市蓝海现代法律服务发展中心主办。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作为协办单位之一,在组织策划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确保大会顺利开展,以促进不同国家与地区的法律人才交流,学习分享法律教学方面的成熟经验,提升法律教学的国际化水平。

请点击链接查看蓝海现代法律公众号对McConnaughay院长演讲全文的刊登。

我院满运龙教授受邀作客山东师范大学法学院

3月25日,应山东师范大学法学院邀请,我院满运龙教授作客社科大讲坛,作了题为《从美国无罪辩护看中国证据规则的发展》(Criminal Defenc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Development of Chinese Evidence Law)的学术报告。

在报告中,满运龙教授从证据法的核心——证据与事实讲起,由典型案例美国豪斯案,引出中国证据法的发展状况。理论与案例相结合,加深了在场师生对证据法的全面理解。此外,满教授还谈到了国外法学院与中国法学院教学方式的不同。

满运龙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实务教授,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美国宪政史博士学位和印第安纳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满教授的教学与研究领域包括证据法、宪法与比较司法程序、双语合同写作与翻译以及国际商业交易中的反贿赂与伦理,著有《美利坚政制之源》等。

20170327224735628

“中外商法论坛”第一期会议于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顺利举行

微信图片_20170329161534_meitu_1中外商法论坛第一期会议于3月11日在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新启用的国际法学院大楼成功举办。这也是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新大楼建成投入使用后,我院举办的第一次大型学术会议。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刺破公司治理的黑箱——公司决议行为何以规范化”。本次会议通过研究美国、英国、意大利、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相关法制度,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司法解释四意见征求稿的相关内容,围绕着如何解决中国公司法理论与实践中的问题进行了深入地交流与讨论。会议由我院助理院长朱大明教授负责召集与筹备。

本次会议共有北京大学法学院的蒋大兴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的金自宁教授、朱大明副教授、茅少伟助理教授、曹斐助理教授、清华大学法学院朱慈蕴教授、南京大学法学院范健教授、浙江大学法学院周淳助理教授、郑观助理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任启明助理教授、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董新义副教授、吉林大学法学院胡晓静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林少伟副教授、杨珊副教授、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王延川副教授、刘卫锋副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葛伟军教授、上海大学法学院崔文玉教授、重庆大学法学院谭津龙助理教授、中山大学法学院高菲博士、山东大学法学院瞿灵敏博士、山西大学法学院刘丽萍副教授、深圳大学法学院蔡元庆教授、吕成龙助理教授、日本名古屋商科大学陈宇副教授、段磊助理教授、澳门科技大学法学院沈云樵副教授、法律出版社法研工作室刘文科主任、似玉编辑、山东大学学报林舒编辑、蓝海法律查明中心韩婷部长、中建投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的专职董事王勇华博士、新财富杂志社范晶晶记者以及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前海合作区法院等单位的法官共计四十一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

在会议开幕式中,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院长Philip McConnaughay教授与中国商法学会常务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朱慈蕴教授分别进行了致辞。Philip McConnaughay教授简要介绍了国际法学院的情况并对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表示了热烈的欢迎。朱慈蕴教授对会议的主题以及意义进行了肯定,开幕式由北京大学国际法院助理院长朱大明教授主持。

本次会议一共分为四个单元,围绕着四个议题分别展开讨论。上午的第一单元为“公司决议的基础理论”,北京大学法学院的蒋大兴教授主持了本单元。上午的第二个单元为“公司决议与司法裁判”,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林少伟教授主持了本单元。会议的第三个单元为“大陆法系国家立法经验与借鉴”,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朱大明教授主持了本单元。会议的第四个单元为“英美法系国家立法经验与借鉴”,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葛伟军教授主持了本单元。

本次研究会采用了全新的研讨模式,每一个单元由主持人结合本单元报告教授的论文分别向报告教授各提一个问题,然后报告教授进行简要阐述后,进入全体参会人员共同讨论的阶段,由与会嘉宾向报告嘉宾自由提问,并进行讨论。设定这样的研讨形式旨在让每一位专家学者都能深入地参与讨论,让每一位参会人员都能有所收获。

在四个单元的讨论结束后,由中国商法学会副会长、南京大学法学院范健教授对会议的内容进行了整体的评议。

与会专家学者对会议全新的研讨形式给予了高度的肯定。会议将会出版论文集以贡献相关领域的学术研究。

本研究会是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朱大明副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葛伟军教授、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林少伟副教授、法律出版社法研工作室主任刘文科博士共同倡导建立,旨在通过研究各个不同国家的商事法律来探索当前我国商法学界关注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为我国商事法的发展提供作出贡献。本研究会的第二次会议预定于2017年12月初在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召开。

“滨河建瓴绘巧思,傍山筑基显匠心”,访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新大楼设计师团队

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新大楼坐落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南邻大沙河,草木兴旺、生意盎然;北毗南燕主教学区,楼宇鳞次、庄重严整。新楼呈多边结构,主要分为南北两面,象征着法律的两面性:权利、义务,也寓意着中西方文化的不同侧重点。

大楼由纽约知名建筑师事务所Kohn Pedersen Fox Associates(KPF)主持设计,其作品风格与功能多样,遍布全球各大城市,尤其擅长超高层建筑。香港环球贸易广场、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和恒隆广场以及在建的深圳平安金融中心均出自KPF,而国际法学院新楼是KPF在中国的首个教学建筑设计。笔者有幸采访到 KPF的设计师Jill Lerner女士、Elie Gamburg先生和Alex Kong先生,整理为以下采访记录。

1. 您是出于怎样的机缘巧合,参与设计了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的新大楼?

我从雷蒙教授还是康奈尔大学校长时就与之相识。当他成为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的创院院长时,我来深圳拜访他,也谈及到设计新楼等问题。KPF香港分所承接过深圳的工程设计。我自己也做过很多教学楼设计,包括法学院的设计。总之,这是一个很幸运的巧合。

Q1: Why did you choose the task of designing the new building for School of Transnational Law?

I have known Jeffrey Lehman since he was the President of Cornell. I visited Dean Lehman when he became the Dean of STL. Meanwhile, there was a proposal of a new building for this innovative law school. KPF has an office in Hong Kong and had been taking projects in Shenzhen. We have done a lot of designs of academic buildings, including law schools. So, it was a terrific opportunity to partner with STL.

2. 您在设计大楼的过程中都做了哪些准备?

为了设计教学楼,我们和当时的院领导、教职员工以及同学们进行过多次交流,尝试了解他们对新楼的需求和愿景;也实地考察了北大深研院和北大本部的其他教学建筑,并对中国其他重点高校,如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同济大学的建筑设计进行了调研。

我们希望结合在欧洲和美国设计教育建筑的经验,以及这样的实地考察,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的教育模式和教学传统。我们试图找到早期教学建筑所缺失的元素和当今教学建筑所倡导的元素,以寻求适合21世纪国际化的法学院的方案。

Q2: What were the preparations that you undertook during the process of designing the STL Building?

For an academic building, we had a lot discussions with the then Dean, faculty members, and students. We also spent a lot of time visiting other schools at Peking University in Shenzhen, as well as the campus in Beijing. We also researched other major Chinese universities, such as Tsinghua, Tongji and Fudan.

Comparing to our experience in doing educational buildings in Europe and the U.S., we tried to understand how education happens here in China. We tried to identify things that are critical for 21st century education and that may have been overlooked in earlier academic buildings.

3. 在设计STL新楼时,怎样平衡设计方案以满足不同使用者(例如师生和行政人员)的不同需求?

我们希望行政区域和教学区域产生视觉上的连接,也希望行政人员和学生们在彼此的区域内舒适地工作、学习。大楼中庭的设计即为全院师生提供一个聚集的一体式空间,以方便同学们和教授们之间正式以及非正式的交流。中庭的设计也体现着对同学们不同学习方式的尊重:木阶专门为喜欢在公共区域学习的学子而设;圆桌专门为小组学习而设;楼梯下的空间专门为喜欢独自学习的学子而设。我们试图在同一个空间满足不同的学习习惯。

我们也设计了不同布局的教室以适应不同课程的教学规模和不同教授的教学方式:有的教室呈高阶马蹄形状而有的则是更为传统的平层教室。

Q3: How did you harmonize the design in order to meet the needs of the various users of the new building – e.g., students, professors, administrators, etc.?

We wanted some visual connections between the faculty areas and student areas, and the places where everyone would be comfortable working together. We designed an atrium to help bring the entire law school community together. It’s a place where students and faculty can meet formally or informally with one another, and students can comfortably study. We understand that students have different styles of studying. The design of the atrium, in a way, addressed a few of the different ways in which people study: (i) the open seating arrangements along the stairs cater to students who like to study in public spaces; (ii) the terraces with small tables cater to students who like to study in small groups; and (iii) the small nooks under the stairs cater to students who prefer studying in private. We tried to accommodate a variety of study preferences in one central space.

We designed classrooms in various configurations. For example, some classrooms are tiered horse-shoe shaped while others are more traditional flat floor spaces. Such variety addresses the reality that you have different professors with different teaching styles.

4. 在设计大楼的时候有什么可持续性发展和环保方面的考虑?

我们花了很久才确定使用的玻璃。由于中庭朝南,我们必须谨慎选择南墙所使用的玻璃,避免中庭在夏天太过闷热。基于防热和减光的考量,我们选择了环保玻璃,既可以让大厅更舒适,又兼顾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中庭朝南开放式玻璃墙的设计,可一览山景和河景。而大楼东西侧窗户较少,则是考虑到深圳东西向阳光比较强烈。

同时,我们在大楼墙体设计了不少开闭式窗户,以保持空气流通和减少对大楼机械式通风和空调系统的依赖。当同学们走出教室,即可呼吸到清新的空气,享受中庭南侧透过来的阳光和美景。中庭的大台阶式设计鼓励师生们以步行代替电梯,倡导运动健康的生活方式。

Q4: Was there any consideration with regard to sustainabilit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We spent a long time trying to get the glass right. Because the atrium faces south we had to ensure that the atrium would not get too hot in the summer. This meant carefully choosing the right type of protective glass from the standpoint of heat protection and glare reduction. We used a special Low-E glass to make the space more comfortable and sustainable.

We wanted the atrium to face south so occupants had views of the mountains and river. There are few windows in the east and west of the building because, in Shenzhen, the sunlight is very strong in these directions.

There are many operable windows in the building to allow for fresh air and to reduce reliance on mechanical air conditioning systems. It’s nice when you walk out of a classroom and have fresh air, lots of sunlight and a beautiful view in the atrium. The idea of the atrium also encourages people to walk instead of taking the elevator, which promotes exercise and wellness.

5. 从大楼设计到落成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最大的困难就是建造(construction)这个环节。因为我们设计时对不同功能的部分采用不同的建筑材料。这些材料来自世界各地,有的就地取材,有的来自香港,有的甚至跨越千山万水搬运至此。在施工的过程中,我们的副主设计师多次往返深港两地跟进大楼的施工进展情况。整个过程得以顺利进展,还得益于陈柯如院长给予的大力帮助和支持;在此,我要对她深表谢意。

Q5: What was the most challenging aspect of the project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completion of the building?

The most challenging part was the construction. We used different construction materials for different functions. We had locally sourced materials, materials from Hong Kong, and materials from overseas. During the construction, our architects regularly visited the construction site from our KPF office in Hong Kong in order to make sure every step went well. I want to thank STL Assistant Dean Chen Keru for her support and help. Without her, the construction process would not have progressed as smoothly.

6. 从设计到大楼落成,最令您满意的地方是什么?是否存有遗憾?

曾经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建筑师说过,走近一座他自己设计并且已经完工的大楼对他而言十分困难,因为他眼中看到的全是未能实现的可能。我敬爱这位建筑师,但对此难表赞同。当然,从大楼设计到落成的过程中有很多困难,也有很多未能实现的可能,但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设计了这栋建筑,是使用中的你们赐予了它生命,赋予了它新的意义。

Q6: What was the most satisfactory thing about the project and do you have any regret about the new building (if any)?

There was a famous architect who said that he had a very hard time going into a building he designed and completed because what he saw was only all possibilities that didn’t happen. Though I had a lot of respect for him, I actually never felt that way about this building. We do have possibilities, but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we designed this building for you (the STL community) and it is you who will give life to this building.

7. 您怎样看待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STL)和深圳的关系?

我们设计团队曾探讨过这个问题。深圳是一座非常创新、非常有活力、非常国际化的城市。STL也是如此,是一所年轻、高度国际化、具有创新精神的法学院,这与深圳精神十分契合。

Q7: What do you think of School of Transnational Law and Shenzhen?

This is a good question and our team members had a lot discussion about this. Shenzhen is an innovative, energetic, young and international city. So is STL. You are studying in a highly globalized, innovative and young law school.

采访结束之际,笔者惊叹于KPF建筑师们在设计时对学生、教职人员不同需求的考量,对STL教学方式的理解,并且在设计中完美地满足了这座特立独行的法学院在教学上的需求。正如设计师所说,国际法学院大楼或许没有他们所设计的其他商业建筑那样高耸入云,但这座法学院的教育模式,这座法学院培养出的国际事务领导者,使得这座法学院拥有更深远的影响力。毕竟,赋予这座建筑生命的,正是在这里学习、教学、办公的每一个人。

撰稿:胡月 杜雅云 刘宸缨 倪瑞章

学院通讯

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

深圳市南山区西丽大学城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国际法学院410
邮编:518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