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尚权律师事务所毛立新律师走进我院“比较证据法”课堂

2022年4月11日上午,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主任毛立新律师接受满运龙教授邀请,走进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英文简称“STL”)“比较证据法”课堂,为50余名STL学子讲授了“(中国)刑事错案中的证据问题”。

作为中国首家专门从事刑事业务的律师事务所,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自成立十五载以来,汇聚了一大批对刑事辩护充满理想和激情的专业律师。毛立新律师作为现任掌门人,以尚权“无辜者援助计划”推动的数宗冤假错案为例,在以中美比较法见长的STL“比较证据法”课堂上,从司法实务视角讲解了中国刑事证据规则的现状及问题。

满教授首先从理论层面比较了大陆法系与普通法系各自证据规则的异同,化繁为简从知识论角度探讨了在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社会纠纷过程中,为准确认定案件事实而运用证据规则进行取证、举证、质证和认证的司法证明过程。满教授指出:证据法不应被单纯视为“纯粹法律建构”,其方法论本质不过是人类运用理性思维、根据证据加以合理推论进而认定事实的过程。因此,证据法是规制在司法证明的特定环境下寻求真相的规则,具有追求“真、善、效率”的特征。

霍姆斯大法官尝言:“法律的生命是经验而不是逻辑。”随着中国刑事司法领域近年陆续平反一系列冤假错案,“真凶再现”、“亡者归来”等明显的事实认定错误结果屡屡见诸报端,影响了民众对于刑事司法系统的认知。“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探讨中外历次冤假错案的成因,莫不是事实错误认定的结果。而事实的认定错误,与证据规则的设计与运用息息相关。在满教授对证据法理论讲授后,毛立新律师用自己参与平反大量冤假错案的丰富实务经验,为STL学子分析了中国刑事冤假错案中所普遍存在的证据问题。

毛立新律师是中国律师界少有的学术与实务完美结合的典范。毛律师早年从事刑事侦查工作多年,取得法学博士学位之后在法学院讲授和研究刑事法学,然后回到实务界担任刑诉辩护律师,工作兢兢业业,业务风生水起。毛律师首先简单介绍了“蒙冤者援助计划”:该计划系尚权在2014年5月与中国政法大学刑事法律援助研究中心联合发起的公益计划,运作方式参考了美国的“Innocence Project(无辜者计划)”,旨在为重大案件蒙冤者提供法律援助,促使司法机关再审、纠正重大冤假错案。在毛律师带领下,尚权律师与其他参与者花费大量时间,克服种种艰难险阻,全力推动该计划的实施,并取得巨大成就。近十年来,该计划平均每年为一起刑事冤案平反,其中包括家喻户晓的陈夏影、黄兴、林立峰绑架杀人案、许金龙、张美来、许玉森、蔡金森抢劫杀人案、缪新华等一家五口杀人、分尸案、刘忠林故意杀人案、曹红彬故意伤害案等,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据毛律师介绍,另有20余起重大案件正在“蒙冤者援助计划”推动过程中。

通过深入探讨这些典型刑事冤假的成因,毛立新律师一一分析了这些案件普遍存在的证据问题,比如案件主要依靠口供定案,但口供的合法性、真实性均存在明显问题;在物证方面则要么作案工具、赃物等关键证据下落不明,甚至根本没有指向被告人的实物证据,要么物证来源不明或鉴定错误。毛立新律师进一步指出:侦查作为刑事诉讼程序的源头,很多侦查人员存在“确证偏见”的思维误区,往往用有罪推定的眼光对“真凶”做了先入为主的主观认定,并进而通过“主观认定”去寻找证据甚至故意伪造证据,直至使整个案件在刑事诉讼程序中一步步发展为冤假。

STL毕业生、同在尚权执业的周青律师随后做了简短的点评。他从美国“Innocence Project”和中国“蒙冤者援助计划”中“Innocence”与“蒙冤”的细微差别,指出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发生“错案”,但是却可以通过制度性设计,杜绝“冤案”的发生。美国的刑事证据规则,尤其是由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发展而来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对于我国防范冤案,无疑具有很强的参考意义。

久居象牙塔、习惯研读美国最高法院判例的STL学子,在听罢毛立新律师讲座后,争先提问并纷纷表示“震撼”、“震惊”,“感觉接触到了之前完全没有接触到的领域”。满教授也指出:这些冤假错案使得我们更加深信,证据法当然以求“真”为基础,但绝对不能放弃对“善”的价值追求,这里的“善”,就是程序正义。在再次表达对以毛律师为代表的中国刑辩律师的敬意之余,满教授以电影《费城故事》里的一句话结束了本次课程。在这部电影里,主人公Andrew Beckett曾被人问起为什么做律师,他沉思片刻后回答道:“It’s that every now and again – not often, but occasionally – you get to be a part of justice being done. That really is quite a thrill when that happens.” 律师并非每时每刻都在伸张正义,但这一职业的特性,使律师有可能会在职业生涯中得到用专业知识和技能参与伸张正义的机会。抓住这种机会,不但能解救个体,造福社会,而且能够获得最大的职业荣誉感。在这一方面,毛律师为我们树立了最好的职业榜样。

文字: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