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优秀毕业生专访 | 衡喜丽:过好平凡的每一天

人物简介

衡喜丽,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2020届毕业生,2020年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曾获入学奖学金一等奖,2016-2019连续三年度的北京大学“三好学生”,2018-2019年度的中营奖学金。曾代表学院参加法兰克福投资仲裁模拟法庭,参加清华大学国际仲裁模拟法庭并获团队季军,担任《北京大学跨国法律评论》学生编辑,论文获一裁杯卓越奖、并收录至《中国国际仲裁评论》。曾交换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实习于金杜律师事务所、凯易国际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环球律师事务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曾参加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庭秘书培训项目、并通过考核成为港仲在册仲裁秘书。现拟入职金杜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争议解决部跨境争议组。

1. 学姐当初为什么选择STL?

衡喜丽:这个问题似乎从我参加STL保研面试开始在各个面试场合都会被问到,其实我认真回忆当时的情景,我觉得更多的是机缘巧合,是阴差阳错的如愿以偿。我本科在中国政法大学学习英语和法律,因此读研究生的时候很想把我所学习的两个专业结合起来。法大的法学课程是着重于概念和规则法条的解剖学习,是具有严密性和逻辑架构性的学习,但是问题在于我学完之后,感觉自己在将具体法律适用到具体案例情形中的这一环节还是存在断层。而且法大的课程基本是大课,课堂上是主要以老师讲授、学生听讲的传统模式,我也觉得自己的思辨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有一些欠缺。

我是通过法大外国语学院的直系师兄方黎了解到了STL的教学模式,通过他的描述和介绍,当时我对STL最感兴趣的是两点。一方面,STL的法律教学模式是从案例出发的教学,从案例入手找到争议点、进而进行法律检索、挖掘可能的论点和反论点,这让我觉得恰好可以弥补我在法律适用具体案例这一块的短板。另一方面,STL的教学特点是采取苏格拉底式的教育模式,重在启发学生自己思考,在课堂上随时会被点到,会被教授追问一连串的问题,从而自己会发现之前思考不够深入或者有逻辑缺陷的地方。现在来看,很幸运自己能在STL度过我的这段研究生生活。

2.来到STL之后,学姐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衡喜丽:现在回首看来,我觉得我最大的收获是在STL结交到的一群好朋友,以及STL为我们提供的丰富多彩的活动和多种多样的机会。在STL认识了一群性格兴趣各异的朋友,现在来看我们这一群朋友在目前的职业选择也极富多样性,就业选择也不单纯只想去律所,反而我们这群朋友去政府机关、国企央企、银行、仲裁委员会、律所就业以及继续读博深造的都有,大家都因为各种机缘各自选择了自己的工作方向,也都在各自书写着自己独有的人生故事。非常感谢这一群朋友陪我度过了STL既漫长又短暂、痛苦迷惘过又欢笑傻乐过的四年。最近因为疫情没有办法回学校参加线下的毕业典礼,因此格外想念之前晚上下课或者周末假期出去聚餐、吃烧烤火锅、唱K的日子。同时,STL为我们提供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平台和实践交流的机会,比如模拟法庭比赛、国际交换机会、美国法院实习机会、组爸组妈、PILF、外国留学生student host等。现在很难忘的一段日子是研三下在欧洲交换的半年,这应该是我在这四年里生活节奏真正慢下来的一段时光,也见到了很多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的风景。

衡喜丽交换时

3. 学姐在读过程中,学业一直特别优秀,而学习毫无疑问也是国法的主旋律,学姐在学习上有什么心得想与我们分享的吗?

衡喜丽:我在学习上好像一直属于努力勤奋型的学生,我个人觉得STL的课程学习中,如果我坚持做到了课前认真读案例材料、课上跟着教授的思路走、以及课后整合笔记这几步,以及不懂的及时和同学讨论或者和教授约Office Hour询问,最后每门课程的成绩都不会太差。我个人觉得,不像数学物理文学这些课程,法律的学习其实对天赋要求没有那么高,结果基本和我的付出可以成正比。但现在回头来看,我其实有很多课程想重新再上一遍,很后悔有不少课程并没有做到全力以赴,浪费了宝贵的学习机会。

我印象中最喜欢的课程是在研一阶段John Aycock教授的TNLP课程,这个课程是锻炼法律检索技能、法律文书撰写技能的基础课程,但这个课从情感和实务上都给予了我在以后学习和实习生涯中莫大的支撑。这个课是小班授课,也是我们在STL学习初期就接触的课程,既有很多和教授沟通接触的机会,也满怀着我个人的新奇感和好奇心。第一次写大作业的经历依旧记忆犹新,从做法律检索、到整合memo思路、跟Professor Aycock约individual meeting讨论思路、到奋笔疾书、斟酌每一句话每一段的逻辑到最后的proofreading,应该是在STL提交的第一次书面文书作业。记得是在一天下午骑自行车去图书馆的路上收到Professor Aycock给我发的反馈邮件,这是我在STL收到的第一份肯定,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开心和激动。现在来看,这个课也为我日后参加模拟法庭比赛以及日后的实习经历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使我逐渐培养起了应对每个具体案例时挖掘案件主要争议点、法律检索、法律分析、法律文书撰写的能力。

4. 学姐的模拟法庭一路从莫斯科、香港打到了法兰克福,还参加了清华大学的模拟法庭,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下模拟法庭的经历吗?

衡喜丽:模拟法庭的经历,从学院选拔、到准备法兰克福投资仲裁模拟法庭莫斯科赛、香港赛和法兰克福赛以及到最后的清华大学国际仲裁模拟法庭,前前后后大约是一年的时间。法兰克福赛代表学院的团队是四个人组成,在法兰克福比赛的时候,我们收到了清华赛的邀请通知,由于各种原因,最后清华赛的队伍是两人。其实在接触这个比赛之前,我完全不了解投资仲裁,再加上法兰克福赛的题目偏向于在宏大的特定历史文化背景里假设的一个争议,案情也比较复杂。法兰克福赛一共是有9个issue,比赛的时候是先任意抽签决定是代表申请人一方还是被申请人一方,然后赛前仲裁庭再决定这一场听哪三个issue。基于这个赛制,我们当时的分工是每个人负责差不多2个issue的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两方。我们四个人从听Professor Feldman的投资仲裁课程录音开始以了解投资仲裁的相关基本知识,然后对于各自的issue做旷日持久的法律检索、准备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两方的论点。

最苦恼的一点是经常处于“和自己打架”的状态,比如我找到了一个很有利于申请人一方的案例和论点,刚开心一会我就开始苦恼面对这个新论点、作为被申请人一方应该怎么回应。整个准备和比赛过程中我们四个人也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但确实是互相支撑走过来的一段时光,也一起辗转走过了俄罗斯、香港、德国多地,很感谢我的队友们。最后,模拟法庭的经历也让我更真切地感受到“说结果不重要是假的,但过程很重要是真的”的含义,也更加体悟到任重而道远。

衡喜丽与队友在清华大学国际仲裁模拟法庭
衡喜丽和队友在莫斯科

5. 学姐一直以来的实习以及现在的职业选择都是争议解决,看起来兴趣一直非常明确。请问学姐是如何探索到自己的兴趣点,最终决定自己想做什么的呢?

衡喜丽:对于兴趣,我感觉我的兴趣可能更多的是基于我的经历、我对一个事情的了解程度,有些时候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我没有开启其他领域的可能只是因为我还没有接触过,因为不了解所以单纯地以为自己不感兴趣。对我而言,模拟法庭的经历开启了我对仲裁的认知,比赛结束后我想进一步了解真实的仲裁庭和仲裁机构,于是申请了去贸仲华南分会实习。之后又更想从律师的角度来看争议解决案件如何处理,然后一步一步就一直更加关注争议解决领域的实习机会,于是实习方向也主要是争议解决方向。

6. 那么学姐对于实习有什么建议吗?

衡喜丽:我应该是从研三上的暑假前期开始研究生阶段的第一份实习,那个时候我的学分基本修得差不多了。因为我是四年的学习时间,再加上我是在本科毕业时已经通过了司法考试,所以也不用在研究生阶段花时间准备法考,所以时间相对没有那么紧张。实习带给我的感悟还挺多的,可以接触实务,可以和前辈们学习很多。在贸仲华南分会的实习可以在整卷的过程中看到案件的材料、可以旁听庭审、也可以接触一个案件从立案到最后出裁决的全部程序;在环球和金杜的实习都是偏做法律检索和法律分析、草拟法律文书,等同于就是写茅老师高法检课程的作业;在凯易的实习让我接触了外所高强度且高压的工作氛围,也接触了内部调查、合规案件的工作内容,以及由于我的两个senior都是STL的师姐,让我感受到比我优秀的人比我还努力,而且她们也一直很照顾我,跟我分享在律所作为junior工作时应当注意的细节等事宜。

关于实习的建议,我其实也一直在摸索阶段,一路也听过很多师兄师姐和前辈们的建议。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在我曾经一次面试律所争议解决团队的时候,我曾问过合伙人关于他们所期待认可的标准是怎样,合伙人回答说大概有三点:

(1)法律功底要扎实,保证拿到一个案子能快速找到争议点、法律检索要全面细致;

(2)英语听说读写能力要出色;

(3)与团队成员能融洽相处且高效合作,能让团队成员感觉到靠谱放心。

同时,我还有一个感悟是,在实习过程中,做好自己手头上的每件事,因为我发出去的每个工作成果或大或小都是代表着自己的一张名片,作为junior,要对分派给自己的每个任务更富有主动性地去思考如何可以更完善、减少senior的工作量,而不是单纯地被动地完成每一个任务。

7. 作为研一的学生,看着毕业的大家,心里总觉得距离遥远,怀疑自己到毕业的那一天能不能也会有如此经历和成长,学姐最后还有什么想与我们分享的吗?

衡喜丽:会的,我当年也有这样的感受,现在看着师兄师姐也还是有一样的感受,但一步一步来,最后就会水到渠成。生活不止一种可能性,希望大家都能有机会做一些虽然世俗意义上看起来无用但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希望师弟师妹们静心地享受在STL的时光,过好平凡的每一天。